重整行装再出发

来源:今天新闻 作者:游龙新闻 发布时间:2019-06-11
摘要:在夜色中,于都河水静悄悄地流着,它是否还记得85年前那个秋夜?

   在夜色中,于都河水静悄悄地流着,它是否还记得85年前那个秋夜?是否还记得河上一座座浮桥和疾行的战士们?

   1934年10月17日夜晚,8.6万余名红军战士,从8个渡口出发,在战马嘶鸣声中,开始渡过于都河。

   “向前,向前,迎着蒙蒙的暮霭,听着那越来越小的水声,渐渐地,那声音被急行军的脚步声代替了。

   就这样,我们离开了于都河畔的乡亲。谁也没有想到,这竟是我们战斗、行军一年零两天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开始!”

   杨成武将军在回忆录中,记录了当夜的情景。

   85年后,2019年5月20日下午,正在江西视察的习近平总书记专程来到这里,凭栏远眺,伫立良久。

   “我们到这个长征出发地,就是来体验红军当年出发的情况。现在我们正走在开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上,我们要继往开来,重整行装再出发!”

  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巍然矗立,像高扬的正待起航的风帆。

  初心

   “这里是中央苏区,是红军长征的出发地。我这次到赣南,就直奔于都来了。我来这里也是想让全国人民都知道,中国共产党不忘初心,全中国人民也要不忘初心,不忘我们的革命宗旨、革命理想,不忘我们的革命前辈、革命先烈,不要忘了我们苏区的父老乡亲们。”

   “你们的前辈都牺牲了,我们要记住他们。记住他们,最重要的就是不忘初心,继续高举这面革命的旗帜向前走,将来我们的后代也要继续往前走,奋力实现‘两个一百年’奋斗目标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。”

   习近平总书记的声音,如此亲切,又如此坚定。

   85岁的李灿美老人,这位红军烈士的遗腹子,5月20日受到总书记的亲切接见。晚上,他家吃了一个特殊的“团圆饭”,三代同堂的大家庭,除了在外地工作的,整整来了26口人。老人早年从农行系统退休,如今儿孙满堂,光是大学生就有六七个。他给孙子们起名有深意,李建中、李建国……在饭桌上,李灿美把总书记的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一再交代孩子们,要牢记自己是红三代、红四代,要干干净净做人。

   即使过去了半个多月,谢金俊仍清楚记得当时见到总书记的每一个细节,心绪难平:“我站在第一个,最先看到总书记从楼上健步走下,我就带头鼓起掌来。总书记一直面带微笑,阔步走向我们,那一刻,我的心简直要跳出来。可是,当总书记握着我的手,很奇怪,我立刻平静下来。总书记的手宽厚、温暖,今日新闻,就像亲人一样。他和每一个人都亲切交谈。总书记是那么的细心,他发表完讲话后要离开时,我刚好站在他身边准备送他,他又转身跟我们握手,他都出了大门了,又回过身来向我们致意,这个细节我总是难忘。”

   5月21日,长征源合唱团团员们有了一次自发额外的集合——他们急切地要听首任团长袁尚贵讲述见到总书记的情景。从7年多前借一间小学教室开始第一次集训至今,这支由红军后代、志愿者自发组成的合唱团已义务演唱《长征组歌》325场。袁尚贵的外公高良铎在第五次反“围剿”战斗中牺牲,作为一名红军后代,那天见到总书记时,他代表团友们向总书记汇报了他们的新目标:到建党百年时,要完成500场以上《长征组歌》的义务巡演,向党致敬。总书记问得关切:现在演了多少场了?经费从哪里来?听完袁尚贵的讲述,合唱团的100多人沸腾了:我们要立即行动起来!

   在于都县担任县委书记8年,蓝捷亲身经历了《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》出台实施以来,这片有着光荣历史的红色土地破茧成蝶的巨变。20年前,蓝捷就在于都当过副县长,对当时的行路难、上学难、看病难印象深刻。一到过年,用电都不能保证,老百姓问:春晚都看不了,这叫祥和喜庆的春节吗?而如今,人们的获得感大幅提升。蓝捷说:“我们全县人民要把总书记对我们的鼓励和期望,转化为继续前进的动力,把红色历史传承好,用长征精神凝聚人心,提神振气,确保今年高质量脱贫摘帽!”

  使命

   走进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,迎面的红军浮雕前,有一个百合花花篮,花篮缎带上,“长征精神永放光芒”几个大字庄重而醒目,落款是:习近平 敬献。

   在纪念馆,总书记接见了9位红军后代、革命烈士家属代表。每一位的背后,都有沉甸甸的故事。

   1932年,丈夫王金长当红军,今天新闻,临走时对段桂秀说:“等我回来!”丈夫的一句承诺,成为她一生的守候。山前杜鹃花开花谢多少回,青丝成白发,少女站成了望夫石。1953年拿到烈士证,才知道丈夫1934年就在福建牺牲了。对于99岁的段桂秀来说,这是她心头永远的痛:“我等了他87年……”

   “送郎当红军,革命要热情,豪绅和土霸,剥削我穷人。我呀我的哥,我的哥……”74岁的张复信哼起母亲常唱的歌谣,采茶调的婉转里,有荡气回肠的豪情。他家9位红军,8位烈士。那天见到总书记时,张复信怀里揣着一张珍藏的红军出入证,上面有彭德怀和滕代远的签字,他想给总书记看看,可是,一激动忘了拿出来,老人为此遗憾了好几天。

   管翠英,86岁,父亲管建发1934年在大余县洪水寨作战牺牲时,她还在娘胎中。她是奶奶一手带大的,童年印象最深的是奶奶思儿的泪水。奶奶一次次地跟她说起将要出征的父亲扑通跪下的情景:妈妈,这一去不知道能不能回来,儿现在就是报恩了。那是母子最后一次相见。临终前的昏迷中,奶奶还在呼唤着儿子的名字……

   李观福,96岁,其父李连兴1934年在福建作战牺牲。谢坚,87岁,其父谢石头古1937年在陕西作战牺牲。郭湖北,51岁,其父郭禄生1934年踏上长征路……

   在苏区时期,25.5万人口的于都有超过10万人支前参战,有67709人参加红军,为革命牺牲有姓名可考的烈士达16338人,其中牺牲在长征路上的烈士达1.1万人。而更多的无名烈士,永远留在了沉默的时空中。

   于都人民真好,苏区人民真亲。周恩来的这句感慨,如今镌刻在纪念园里,记载着如泣如诉的故事,见证着充满硝烟与血泪、写满军民鱼水情的历史。

   一双黄麻打制的草鞋,绵密而细致,鞋头有两朵粉色的绣球,穿越80多载的岁月,静静地躺在纪念馆的玻璃展柜里。它随主人出征万里,又回到了故乡。那位为心上人编织草鞋的春秀姑娘,早已牺牲在黑暗的岁月。那位红军战士谢志坚,晚年将草鞋捐献给长征纪念馆。临终那年,他让儿孙搀扶着,3次来到纪念馆,凝视着那双珍藏了一生的草鞋。那双鞋,承载着他对岁月、对青春、对爱情、对使命的刻骨记忆。5月20日,在这双草鞋前,总书记看了良久,良久。

责任编辑:游龙新闻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时尚 | 生活 | 图片

Copyright © 2015- 游龙新闻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18259号  技术支持:游龙网络科技

今天新闻资讯网:最新新闻资讯,头条新闻资讯,今天新闻头条,今天热点新闻,国际新闻资讯,今天最新新闻,国内新闻资讯,今天的社会新闻资讯,今天娱乐新闻资讯,新闻头条资讯,今天港台新闻资讯,今天最新新闻资讯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