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候系统开着半天也没有订单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游龙新闻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7-28
摘要:其中,深圳早晚高峰打车难度上升幅度最大,增幅同比达22.5%;而北京夜间打车难度上升幅度最大,增幅同比达17.9%。北京的西二旗与金融街,上海的徐家汇与南京东路

资料图:山西太原,民众使用网约车服务。 中新社记者 武俊杰 摄

去年7月28日,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(以下简称《暂行办法》)正式出台,明确了网约车的合法地位。新政实施一年来,网约车市场逐步走向正规化。在网约车平台不断调整与转型的同时,乘客和司机在这一年中又有着怎样的体验与感受?

“打车难”“打车贵”重现?

“这一年间,等待的时间在拉长,个人感觉相比于新政实施前,打车更难了。”家住北京通州的刘女士感叹道,“尤其这半年感觉越来越明显,现在打开叫车软件恨不得先祈祷一下。上周我晚上下班叫车,开了滴滴、首汽约车、易道、神州专车四个软件,等了半天才有人接单。”

过去一年,哪些城市打车更难了呢?滴滴7月25日发布的大数据显示,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2017年6月早晚高峰与夜间时段的“打车难”均有不同程度上升。其中,深圳早晚高峰打车难度上升幅度最大,增幅同比达22.5%;而北京夜间打车难度上升幅度最大,增幅同比达17.9%。

衡量打车的难易度,“应答率”可以直观清晰反映出满足了多大比例的打车需求。滴滴平台数据显示,在三个打车高频的场景——机场火车站、学校和医院,北上广深打车难度均有显著上升。对比四个一线城市可以看出,其中北京的机场火车站(打车应答率同比下降15.6%)、深圳的学校(打车应答率同比下降18.3%)与医院(打车应答率同比下降15%),打车难度上升得最为显著。另外,在城市内主要人口密集区域,打车难度增加更为明显。北上广深典型商圈及写字楼打车难度同比增幅更大,超过城市打车难度平均增幅。北京的西二旗与金融街,上海的徐家汇与南京东路,广州的上下九与白云新城、深圳的香蜜湖与深圳湾,打车应答率均出现了30%左右的下降。

在高温与暴雨天——打车需求最为旺盛的场景下,北上广深打不到车的情况更加严重。其中,深圳雨天叫不到车的情况同比增幅达40.2%;高温天深圳、上海同比增幅分别达29.2%和24.4%;暴雨天北京打车难度也大幅提升,增幅同比达21%。

出差到上海的李女士对此也深有体会。“上个月我出差去上海,晚上在南京西路附近和朋友聚餐结束后准备打车回酒店,结果在路边各种软件尝试了一遍,20分钟过去了都没有司机师傅接单。”她抱怨道,“后来上海的同事告诉我说,现在在上海用软件叫车比以前难多了。现在天热了,就更是难上加难,打车的人多,车太少了。”

不仅是在一线城市,其他不少城市的情况也相差无几。重庆乘客张璐璐表示,现在网上打车好像比以前贵了,各种优惠也少了,以前打车短距离大概在20元以内,现在很容易就涨到20元以上。乘客黄庆林则举例说,前几天晚上她跟朋友出去看电影,晚上11点左右在观音桥用滴滴打车,等了40多分钟,后来司机告诉她们,加费才会有更多的司机接单。

司机“去哪儿了”?

在一线城市和不少二线城市,“打车难”似乎卷土重来了。而叫不到车、打车等待时间延长,与各个城市车辆供给不足、运力减少有着直接关系。那么司机师傅和车去哪儿了?

作为合规的网约车平台、车辆和驾驶员,根据《暂行办法》规定,需要具备“三证”。在“一城一策”框架下,网约车平台要取得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》牌照,车辆需具备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》,司机要考取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》。2016年下半年,各地陆续出台当地的网约车细则,并设置3至6个月的过渡期。目前,各地的过渡期已陆续结束,网约车想要合法上路,网约车运营的平台公司及司机,须具备道路经营许可证、道路运输证和从业资格证。

几大网约车平台这一年都在积极“办证”以及强化驾驶员培训。据悉,滴滴出行截至目前,已经取得超过20张线下运营牌照;神州专车目前已经取得32张线下运营牌照;易到也取得了7张牌照。

新政实施后,“从业资格证”是司机必须面对的“大考”。这样一组通过率数据也显示,司机上岗“长路漫漫”:广州首场考试的通过率仅有1%,截至5月初的通过率为21.5%;深圳首场考试的通过率为7%,截至6月中旬的通过率为21.6%;南京首场考试的通过率为12%;长春首场考试的通过率为9.8%;台州首场考试15人,仅有1人通过。

“还有很多兄弟在准备考试的路上,和准备重考的路上。”一位网约车司机笑言。

“复习备考对我们来说还是挺艰难的,这和以前考交规还不一样,要知道的太多了。”北京司机张师傅向记者介绍,比如除了道路安全知识,司机还需要知道交通安全宣传月是什么时候,还需要知道市交通委以及各区的交通委都在哪条路上。再比如,除了要成为“活地图”,还需要知道所在城市的某个区有多少家五星酒店、四星酒店,以及某家酒店是四星级还是五星级等等。“我这是奔着做导游去的啊。”

“网络上不同城市的考题也是五花八门。有的需要知道黄宗羲是哪个朝代的,要懂得天主教、基督教以及犹太教的区别。深圳的考题中还有振动病、忧郁症和浮躁症的表现。现在平台都有组织考试培训,听说广州还有专门的考试培训机构,收费也不算便宜。南京据说都有网约车题库APP了。”张师傅说。

网约车司机的积极性也大不如前。今年55岁的重庆人向德锦是较早一批加入网约车行列的司机,对于新政之后的变化,他感觉“成本增高了”,新政规定车辆排量在1.8L及以上,换车后每天的耗油量增加了,他还谈到,网约车平台对于司机意见的采纳度不高,过于注重乘客的意见,实际上存在乘客不理智打分的现象,会影响司机的信誉分。

重庆司机李延全从去年9月份开始从事网约车行业,他觉得近来车主补贴很少,没有原来赚的多,所以积极性没有原来高,而且司机的生意好坏完全取决于信誉分,低于90分的生意不景气,有时候系统开着半天也没有订单。

“之前他们烧钱抢市场的时候补贴很多,挣得多,大家都有干劲。现在这些平台补贴都很少了,收入少了一半。而且还得备考,对车和户籍有各种要求,有的人想想这投入产出不合算,也就不干了,换工作去了。”张师傅感叹道。

出租车网约车走向融合?

新政一年来,网约车给城市带来的积极变化有目共睹。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和高德地图最新发布的二季度拥堵报告显示,北京核心区拥堵降幅超过6%,西直门地区拥堵情况也出现了下降;网约车新政和共享单车出现对缓堵有积极作用,五公里以下驾车出行比例下降。

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院公路发展中心王浩介绍,根据初步统计,截至7月14日,全国24个省市已经初步实施了网约车改革细则,126个城市公布落地实施细则,93个城市已经正式公开交通意见。按照网约车业务的集中度来看,总比例95%以上的业务和城市已经正式发布或者正式公开征求意见。除了首汽约车、滴滴出行、神州专车等已经加入的平台,据悉还有130多家平台企业也争取着网约车平台资质。

责任编辑:游龙新闻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时尚 | 生活 | 图片

Copyright © 2015-2017 游龙新闻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18259号  技术支持:游龙网络科技

电脑版 | 移动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