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瓜佬儿” 吴玉根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游龙新闻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7-29
摘要:这是一个特别的人物故事,采访、拍照全部在医院的病房和走廊里完成。我当体育记者近十年,还是第一次碰到。他叫吴玉根,一位叱咤杭州武林50余年的宗师,73岁了,

这是一个特别的人物故事,采访、拍照全部在医院的病房和走廊里完成。我当体育记者近十年,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
他叫吴玉根,一位叱咤杭州武林50余年的宗师,73岁了,还每天练武,只不过他现在还多了一个任务——和癌症病魔抗争。

50多年前 因意外已经“死”过一回

“护士,麻烦你帮我这个先停一停,我等下有点事情要做啊。”

病床上的吴玉根,右侧胸口偏上的位置扎着几根针,连着点滴。药停后拔掉点滴,老人换上平时穿的T恤和运动裤,走路步步生风,腰背笔挺,如果不说,真的很难把他与癌症联系到一起。在病房外的走廊里,吴老轻松地摆出了几个武术架势,步伐、上肢、出拳一气呵成,动作快狠准……同楼层的病友听到动静提着点滴来围观,护士们也被惊呆了。

“我这里还在用药,动作幅度不能太大,要不然……”吴老爷子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回到病房,吴玉根和我聊起了他和武术的故事。

1945年,吴玉根出生在杭州彭埠镇。18岁那年,就职于笕桥机场的他,坐在维护跑道的卡车上,不想卡车和对向开来的车差点相撞,卡车司机一个急转向,吴玉根就直接被甩了出去。“10轮卡车,总有2米多高吧,甩出去是后脑着地的,瞬间就没知觉了。”吴老说,等他醒来,已经躺在117医院的病房里,后来才得知,事发后他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,休克14个小时,真的是和死神擦肩而过啊。

两个月后,吴玉根出院了。做了两年临时工,1965年来到橡胶厂当工人。

个小老实被欺负 每月花2元拜师学艺

“那个年代条件差啊,只有六谷糊(杭州话,玉米糊)吃吃的。我么个子小,到20岁还没发育,也就一米七啊不到。”吴玉根回忆,当时橡胶厂大多工人都住在市区,对他这样住在彭埠的“瓜佬儿”(杭州话,乡下人)总是各种看不顺眼,加上自己个性老实,头半年里老是被工友欺负,时不时还被打一顿。

有一天,吴玉根看到操场上有人在打拳,迟迟不愿离去。那人问:“想学吗?”吴玉根点点头。这位打拳的就是少林通臂拳大师巩成祥的弟子。因为这次偶遇,吴玉根有了拜师学艺的机会。

“我去了两趟,师父都只和师兄说话,根本没睬我,更别说拜师了。第三次去,还是师母(同姓吴)帮我说,师父这才让学。”吴老说。但凡习武之人,都听过巩成祥的名号,时任浙江省国术馆长拳部部长的他是有名的杭州武术大家,还和盖叫天是至交好友。巩派佛汉通臂拳,讲究脚、腰、臂三点一线,出拳时充分利用三点一线扩展手臂的长度,同时注重腿法,实现搏击目的。

交了每个月2块钱的学费,吴玉根正式向巩成祥拜了师。“最开始,两个基本动作重复学,学了3个月。现在想来,师父也是为了考验我们的耐性和意志力。再后来,通臂拳的各种套路逐渐成为了学习内容。”6个月之后,那些曾经欺负过吴玉根的工友,全部成了他的手下败将。

胰腺内6厘米肿瘤 术后仍放不下功夫

凭借肯吃苦的那份劲道,吴玉根的武术技能增长很快。1972年,吴老也开始招徒弟,第一批十个人,每人每月1元学费,收来的钱全部交给巩成祥,供无固定工作的师父日常生活开销。这些年下来,吴玉根收了总有800多位徒弟,其中有几个还拿过杭州散打比赛冠军,吴老说,自己喜欢和孩子打交道,心态也跟着年轻了。

这50多年来,吴玉根从未间断过武术之路,直到去年。“4月22日体检,5月7日拿体检报告,都好的。就在自己训练敲打时,突然感觉后背部抽痛,去医院检查,结果发现胰腺有个10厘米的囊肿,里面是6厘米大小的肿瘤。”6月1日,吴老便被安排了肿瘤切除手术,长达7小时手术后,他在ICU住了5天,可能是习武之人的硬脾气,腹部还插着8根管子的吴老坚持自己下地走一圈。

手术后的四个月,是吴老50多年来唯一中断习武的日子。之后复查,某项数据不太理想,吴玉根被家里人要求继续化疗。于是,每天凌晨3点,吴老便起床了,一个半小时训练之后做家务,再从滨江坐公交车赶到市中心的红会医院进行一天的化疗,下午3点多回家,天天如此。“家里人很紧张,我反而觉得还好。50多年前都‘死’过一次了,这些年都是白活的啊。”吴玉根开着玩笑,在他的心底,50余年的武术不会停,只要他还练得动,就会继续坚持下去!

新婚第二天一个老早 就出去练拳了

在杭州,巩成祥的嫡传弟子并不多,而他最看重的是徒弟的毅力,吴玉根便是如此。“那时候,一年365天,天天习武训练,劳动路、孤山、六公园、拱宸桥……走到哪练到哪。新婚第二天一个老早,我又去练拳了。每天除了工作的8个小时,就是练拳,起码4个小时。”

那个年代,不像现在有健身房还有器械,吴老说,用点毛纸包在树上就当简易沙包了,拼命使劲打,毛纸都破了,直接打到树上,时间久了拳头已感觉不到痛;为了练腕力,五块砖头用绳子绑着,在3层楼高处,用卷筒将绳子往上提。跑西湖、游泳、爬山,吴老的体能就是这样练出来的。

“鹅毛大雪中啊,赤了个膊练双节棍,全身的汗在冷空气中蒸发开来,我都成厂里的焦点人物了。”练得狠,消耗也多,吴玉根说自己一次能吃4碗沃面,一个月吃掉120斤大米,可以挑起1000斤的担子,徒手劈桌角什么的都可以。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杭州,武术门派很多,而且都是真打。吴玉根还和海灯法师交过手,被法师点评为“胸高背厚的小伙子”。别看吴老个子不高,全身上下的肌肉可是实打实的,大腿腿围64厘米,那都是练出来的,上世纪80年代便加入了杭州市武术协会。

责任编辑:游龙新闻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时尚 | 生活 | 图片

Copyright © 2015-2017 游龙新闻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18259号  技术支持:游龙网络科技

电脑版 | 移动版